大冶有色 > 企业文化 > 文化动态 > 正文

人在哪儿,舞台就在哪儿

2019-12-16

    很多年以来,我经常会不自觉地问自己,如果不是来到有色,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会是干什么的。或者成为了一个老师,桃李满天下,或者成为了一个小老板,已经小有成就,或者是一个打工者,四处飘零。如此种种猜测,反正绝不是现在这般平凡无奇。

    日子在我不时地叩问中,一眨眼,二十多年悄无声息地溜走了。身边,像我一样,经常对生活充满假设的人大有人在。有的人,曾经肯钻研,有基础,有能力,也曾对未来充满幻想。然而,在人生漫长的低迷期里,他们渐渐抛弃了当初的理想和誓言。于是,对自己的工作渐渐失了热情,对自己的环境充满否定,对现实产生生不逢时伯乐不遇的惆怅,对自己满满的怜惜和对一些事情的诸多不屑。

    跟不平凡的人比起来,我这几十年算没有什么成绩。开始,在一个高大而嘈杂的厂房里守着一台从德国进口的风机,那是个庞然大物,噪音如雷,擦拭设备时,如果想唱首歌驱赶驱赶枯燥,无论自己的歌声是多么拼尽全力也是断然听不见的。对人生最初的幻想和好奇,碰撞到金属的长管和高塔时,冰凉地碎落。女孩子,似乎更应该在一个幽雅的环境里孕育理想。没曾想,以后,我将跟金属结下不解之缘。那些金属的泵啊,管道啊,都是我工作的对象。现实就是如此这般似三九寒冬里的金属冰冷坚硬。好在,我是一个有随遇而安能力的人。作为风机工,我是一个细心爱干净的风机工。我上班的日子,把它当成孩子一样擦得干干净净闪闪发亮。我仔细聆听它的声音,气流和机械运转的声音成为宏大的交响乐,随着时日流逝,我练就了对机器声音敏锐的判断力。

    幸运的是,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工作岗位。这个岗位,实在话,女性做起来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刚开始,碰到要开停风机时,心里紧张得不行,生怕因为自己的技术不娴熟而操作不当影响生产。毕竟是半道出家,对生产现场不熟悉,跟着师父学习后就开始慢慢自己上手操作。经过了差不多一年的工作学习,还是只能一知半解地从事着自己的工作。冶炼生产是一个复杂的技术体系,涉及到的知识面很广。作为主控操作,有很多专业知识需要学习跟进。可惜我不是男儿身,在检修时不能钻塔进槽,遗憾我不是冶炼专业的学生,没有一个好的理论基础。所以,在这样一个生产的控制核心工作,我的压力很大。可是,我必须坚持下去,因为,从我踏进有色的大门,我就是一个有色人,跟制酸生产将是一辈子缠绕不绝的缘。尽管,跟那些有专业基础有现场实践的男同事比起来,我的能力提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些年我身边有的人有能力,有追求,可是,没有坚持下去。有的人是把一些精力投到了其他的地方,总想着为自己的未来寻找另一个敞亮的入口。可是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就已然是了不得了。有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一个人,只要肯花10000小时的精力在一个专业领域就可能成为专家。和我一起进厂出生于70后的人,如果当初每天肯花一小时钻研冶炼技术,那么现在也是专家了。可惜很多人蹉跎了这20多年。

    岁月至此,我明白了,不管我在哪儿,如果都是现在的状态,无论从事什么职业也不会遭遇精彩。因为,我的努力不够,跟环境无关。现实就是一面镜子,谁的样子都成像在其中,没有假如。

    在人生季节里,虽然我的醒悟有点晚,但是我懂得了人在哪儿,哪儿就应该是舞台。所以,我想以拳拳之心寄语那些还在现实中摇摆不定的人,不要浪费时间,不要四顾彷徨,不要诸多杂念和假设,人生不在于你遇到了谁,而在于你是谁!身在有色,你的舞台就在有色。理想的树,只有深深扎根脚下的土地,才能生长得高大繁茂。

(肖爱梅)

 

相关报道

@ 1988-2022 大冶有色网 版权所有 丨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荆楚网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鄂ICP证:0101289 丨 京公网安备:4202040200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