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冶有色 > 企业文化 > 文化动态 > 正文

儿时的年味

2020-01-21

    在嘈杂的人声和游戏音乐声中,大伙正聚精会神的观战,一个高大身影悄然走到我的身后,那个身影也随着距离的接近覆盖上了游戏机屏幕的表面,一旁的小朋友们见来人瞬间停止了叫嚷,而我激战正酣全然不顾形势变化,突然脸侧后方传来一阵绞痛,是谁在揪我耳朵啊?我一脸怒气的回头正想开骂,眼神撞到的是一脸怒容的妈妈,刚刚张开的嘴吓得连忙闭了回去。“都玩了一下午了,还不过瘾,不准备回家吃饭了是吧!”老妈怒气冲冲插着腰站在我的身后。“啊!好的,好的!”我嘴上答应的好好的,手里还是紧握操纵杆不肯放手,我机械地拍打着按钮,心思此时却早已停在背后站着的老妈身上。“还不放手?!”怒气值进一步提高的老妈语气立马变得凌厉,我被吼声吓得一缩脖子,大喊一声直接冲向门外,逃往回家的路。看着身后紧追上来的老妈,我吓得加快了脚步,一不留神被路上的石头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口袋里的游戏币哗啦啦洒落一地。我翻身准备爬起来,赶上来的老妈一扬手一巴掌向我呼过来...我心里一惊连忙睁开眼,眼前是被窗外的微光照亮的寝室。呼!原来是场梦!

    在隆冬的清晨,我从裹紧的被子里伸手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此时才六点半,距离闹钟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被惊醒的我此刻异常清醒,在这个冬日平常的清晨,窗外淅淅沥沥地响着雨声,唯一暴露在被子外面的脸感受着冬天的寒气。我有多久没有做过异常记忆清晰的梦了,梦中的场景,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那是儿时不知何年的寒假,也是如今日般处在临近过年的时候。小时候每逢放寒假,我和弟弟妹妹们总会早早地回到老家静待我们盼望的春节。爷爷奶奶的家在一个被省道横贯而过的小镇上,从省道边上某个小胡同口走进约100米便到了爷爷奶奶家。胡同口有一家游艺厅,在90年代的乡下,实在是没有多少娱乐方式可以排解我们小朋友多余的精力,于是那家游艺厅变成了我们常去的玩耍之地,想起这些,童年美好的回忆让我心中涌起一阵温暖。等到年关将至,家里的大人们都陆续回到老家后,我们肆无忌惮玩耍的日子也结束了。就像梦里见到的那样,待在游艺厅久了家长就会找来,把你拎回家。少不了数落或者几个脑瓜儿崩,但是回手就会拿起刚炸好的肉丸子塞到你嘴里看着你狼吞虎咽的样子哈哈大笑。小孩子们的春节无不是欢乐的,一家人坐在堂屋里吃团圆饭、围着火炉或坐或卧看春晚、喝着甜蜜滋润的银耳莲子汤,一桩桩一件件都被记忆在小小的脑袋里,现在还被我经常搜索出来细细回味。

    又要过年了啊!长大后的每个新年似乎都很雷同,但是我一直念念不忘的还是家人相聚的笑脸和洋溢着的欢乐氛围,不谈苦恼,不比收获,只讲未来可期。成年后不比童年有那么多闲暇,所以更珍惜着每次团聚时光,共话专属于中国人的溢彩年华。

汪纯

 

 

相关报道

@ 1988-2022 大冶有色网 版权所有 丨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荆楚网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鄂ICP证:0101289 丨 京公网安备:4202040200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