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冶有色 > 企业文化 > 文化动态 > 正文

九九女儿红

2020-11-18

    《九九女儿红》这首歌风靡大江南北的时候,我正是“豆蔻梢头二月初”的年龄,极自然就有一幅画面在脑海出现:青石巷里高高挂着红红的灯笼,荷花样的女子含羞地坐在乌篷船里顺水而下,驶过一座古老的石拱桥,18年滚烫丰盈的梦映红了女子的脸庞。那时知道了一种有着这么好听名字的酒,而且跟女孩子有关。那种酒,一定是红烛一样的红,新娘子的脸一般的红。

    女儿红,源于浙江绍兴一带。那儿有在女孩子出生满月时藏酒,在女孩出嫁时拿出来饮用的习俗。想想就浪漫和动容。把一坛酒深埋地下18年之久,让期盼和祝福随酒一起酝酿生香。父母埋下酒时必是虔诚的,此后日月,只待一场幸福的隆重开启。

    以前,乡里人家都要种棉花,棉铃一朵一朵地绽开,棉花一朵一朵地采摘回来,像是把天空的白云摘了,把他们堆在村前的晒场上。棉花晒干以后,在弹花男人弹奏竖琴一般的乐声里,毛茸茸的花变成了方方整整的棉被,缝上“龙凤呈祥”或“百子图”的被面。“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在鞭炮和鼓乐之声里,白云般的棉花儿,随着花骨朵一般的女儿,飘远了。父母亲对女儿一世安暖的祈愿,还有“被子,一辈子”的祝福,跟着女儿远走的身影一起,涉过万水千山。女儿要去做新娘子了,父母的心里,万般滋味翻腾。尤其做母亲的,常常要悄悄擦去眼角溢出的喜忧掺杂的泪。

    我出嫁的时候,母亲身体已不很好,不能给我准备更多的棉被,当时拿了妹妹的两床,说是等以后她身体好了,多种些棉花,再弹了给她,也再给我添两床。只是,不到一年,母亲便去了,终究是没有兑现她的承诺。父亲依然种了白皑皑的棉花,一朵一朵地摘回家,凑够了一床被子的量,弹好了给我送来。家里的棉被,一晃都有很多年了。阳光跃金的秋冬日子,拿出来晒一晒,棉被便如新的一般,蓬松轻省许多,盖在身上柔柔的,暖暖的,熟悉的香味脉脉地流动,让我情不自禁地要把鼻子凑近被端,贪婪地深吸几口,如饮甘霖,沉醉一番。暖暖的棉被,萦绕了阳光的芳香,一下子让我掉进一个深深的甜甜的梦里。棉花的香味,总是在被光阴散去了以后,能被阳光重新拾捡回来。这世上,恐怕只有这一种花,为父母所种,能香魂不散,让人沉醉,其味如一坛女儿红的香醇。

    还有一棵跟女孩子有关的树。古时似乎是在湖南抑或江浙一带,在女孩子出生时种下香樟树,待女儿长大出嫁时,香樟树也依约长大。于是用陪伴女儿长大的树做两个樟木箱,里面放入丝绸,寄托“两厢厮守”之意。樟木箱,又称“女儿箱”,自此陪伴女儿喜怒哀乐,风雨人生。

    我为人母时,年龄相当的女同事,生女孩子的很多。孩子出生不久,她们就要为女儿买一份保险,待到孩子上学的年龄,她们早早就各种谋划,要给女儿找最好的班,最好的班主任。孩子学习之余,报了学习培训班,兴趣爱好班。在孩子极小的年龄里,陪着孩子风里来,雨里去,要让孩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孩子的牙齿长得不太好看的,就带了上医院进行矫正。如此种种,倒是比窖藏一坛经年的女儿红,种满地的棉花,栽一棵与孩子一起成长的香樟树更其虔诚和目标深远。她们说女孩子一定要养好的,要养得比男孩子更小心细致娇贵。待到孩子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就要考虑女儿的身型和外貌问题了。胖了些的要减去脂肪,塑出窈窕的身型;孩子不爱打扮的要絮絮叨叨地叮嘱爱美了。更有甚者,叫孩子有机会要多多跟重点大学的同学加强联系,总有更多机会认识未来社会精英,以期女儿能有一个好的前程和归宿。

    房子,也要早早地准备着。就算孩子再优秀,也要准备一套,以求得在未来婚姻中平等的筹码。即使她们将来生活在哪个城市也不能确定。独生女儿的父母,在孩子呱呱坠地之时,就已经准备倾其所有拿出一生为这可人的心肝宝贝谋划未来的日子。孩子越优秀,大概率飘得会更远,更久。如果酿过一坛女儿红不知道要埋藏多久。

    我又给女儿准备了什么了!想着,竟是心里凄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够给女儿埋藏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当我能够为她准备的时候,我的女儿已经悄悄地长大了!

(肖爱梅)

 

相关报道

@ 1988-2022 大冶有色网 版权所有 丨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荆楚网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鄂ICP证:0101289 丨 京公网安备:42020402000015